山东大佬玩转大连 还原一个真实的李霄鹏

他深受记者喜爱,因为评价起身边队友滔滔不绝,甚至一些小细节也能娓娓道来。当然,大多是善意的评论。他也知道何时需要谨慎。2007年亚洲杯,他是国家队助理教练。彼时,众多记者发现平时口若悬河的他突然变得沉默。亚洲杯后,他从国家队淡出。至今,素有“人精”之称的领队蔚少辉在提到他时,还会感慨他的聪明。

对于朋友,他够仗义。2002世界杯后的山东队里,他是名副其实的老大,却并未飞扬跋扈。守门员邓小飞在一次训练赛里连丢5个球,比赛后羞愧得头都抬不起来,他却走过去拍拍邓小飞的肩膀,认真地安慰道,“守门员丢球都是有数的,训练里丢得多,正式比赛就丢得少了。”球场内笑声一片。

去年11月,足坛元老马克坚病逝。参加完追悼会,李霄鹏将马克坚的夫人、女儿接到青岛,安排她们在那里散心。不只因为他的父亲李天恩和马克坚是莫逆之交,更重要的是马导对他“有恩”。当年,一度只能在米家军坐板凳的他差一点就打了退堂鼓,却在马克坚恨铁不成钢的骂声中坚持了下去。

如今李霄鹏是山东省足球管理中心的副主任。2009年春节,他把山东女足拉到广州集训,我给他送去在香港买的小码足球鞋。训练场边,他立刻招呼几个女队员换上新鞋。“我找耐克的人帮忙给她们要了新鞋,小码的没有,怕她们闹情绪。”早已听说,上任后负责女足的他大幅提高了队员的待遇,还找俱乐部的旧识给队里拉来了赞助。

当晚他们和河北女队教练组聚餐。酒过三巡,众人渐渐放开。河北女足助教、曾经的中国女足队长孙庆梅打趣他,“每天都见你站在球场上,你们队员都是长袖长裤,好像只有你一个穿着短裤,态度最认真呢。”

“你不就是说我的罗圈腿吗?我还跟我们队员说呢,看看我是怎么下底传中的。就我这腿,传出的球就没有直线的,全是弧线的。”大家哄笑。别人拿他的这个主要特征开玩笑时,他并不介意。当年,也是这双腿才引起他的妻子李媛注意的,他被李媛那帮艺术体操小队员起了外号——“凯旋门”。

笑过之后,端起酒杯,他郑重其事地说道,“现在才知道搞女足的不容易,不过中国足球要说有希望的,也真只有女足了。你们河北女足是前辈,这酒喝了之后,你们可得给我们传授点真的吧?”

整个晚上,跟他碰杯,他来者不拒,“来来,我在山东的外号叫‘没有半杯的故事’。”插科打诨,俨然是饭桌上的主角。桌上的气氛也让他烘托得热烈而友好。

临走前,我们聊起未来。“以后接着当官?去足协,或者做教练,为中国足球奋斗终生?”我调侃道,而那是他14岁时在广西集训的演讲词——“全运会结束,先回家陪生病的父亲,他的生命可是以秒计算啊。然后??然后总离不开足球吧,而且一定要有挑战性的。” ?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